木里初感 · 斑斓而虚幻 离我第一次听说木里这地名已是四十多年过去了

手机浏览
2018年11月27日 10:12      

  当年那位来自凉山的同班同学描述起木里时的表情、语气和音调以及或具体或抽象的木里镜头,不知何故多年来常在我脑海时断时续地回放,他言辞间对木里那片神奇土地的崇敬、景仰、眷恋、怀念和对莽莽家山难以掩饰的夸赞与炫耀,在我心中编织成了一个遥不可及的斑斓而虚幻的梦境。四十多年后当我终于走进木里,才明白同学昔年的讲述并非不着边际的虚饰与浮夸。

  原始森林 · 乡间浊酒般的气息

  让人仿佛置身于惊悚大片或神怪故事中的特殊场景

  浓密阴翳遮天蔽日的原始森林、无数粗壮挺拔枝柯纵横漫空交织的松杉柏类针叶巨树、厚厚的落叶踩上去深一脚浅一脚心里总有些发虚、密林中会时不时窜出几只或硕大或娇小的野兽、冷不丁地会从何处高枝上突然爆出两声怪鸟令人股栗的嚣叫、不定啥时就有一条绿黄相间的长蛇悄无声息从树上滑落吐着信子在落叶上穿梭游走、枯枝腐果与新花鲜叶混合成类似乡间浊酒般的浓厚气息,探秘者稍不注意便有可能在这无边无际的墨绿树阵中迷失方向,在在让人仿佛置身于惊悚大片或神怪故事中的特殊场景......

  三怙主雪山 ·灵魂的终极归宿之地

  菩萨的化身施展无边法力护佑着脚下这方广袤山地

  晨风撩起漫天雾幔之一角,透过高远处黛黑色参差树梢,湛蓝星空中惊艳一瞥的便是那令人情不自禁俯身下拜的三位大神了-那是对佛祖世世代代虔诚崇拜的藏族同胞灵魂的终极归宿之地,无论路途多么遥远艰难,一生中至少要朝觐一次的三怙主雪山-我相信一千二百多年前莲花生大师定是肃然感动于这伟峻英挺雄踞天际的自然造化而由衷赞颂、亲自命名为密宗三座本尊神山仙乃日(观世音菩萨)、央迈勇(文殊菩萨)、夏诺多吉(金刚手菩萨)并加持开光的!三座永恒耸立于雪山之巅的菩萨化身从此施展无边法力护佑着脚下这方广袤山地。

  旖美不可方物的蓝月山谷从那时起便瑞像纷呈风调雨顺物产丰茂牛羊肥壮,让那里的有情众生世世代代生活富足祥和安宁,这便是传说中令世人艳羡不已的“香巴拉”-即如汉地民众千百年来梦寐以求的桃源仙境。千年之后当贪痴趋利的人们喧喧嚷嚷为争夺“香巴拉”之名归属地闹得不可开交时,却不知这安详静谧和平吉祥的圣地早已在木里密境深藏千万年了......

  景色万象 ·令人神思清凉空灵

  一时间竟将世上嚣烦人事纠葛抛却脑后

  浓云低垂冷风似刀虬树狰狞乌雀噪啼,昔日恢弘高拔傲视一切的巍巍殿宇虽已仅存颓壁断墙,却依然冷硬如铸铁般坚实地耸立在纠结芜杂的荒草丛中,抚墙环顾,灰云、褐土、黄草、黑墙,天地浑茫一派萧索。风从墙洞与劲草间呼啸掠过,其音如歌如吟如泣如诉如沉厚而嘶哑的低语,这声响难道是悠悠过往的回音?这曾经辉辉煌煌的宏阔建筑究竟是王宫、官府、抑或寺院、经殿?里面生发过几多故事已不关宏旨,或浓烈或清幽或惨淡或明丽的历史鸿篇已悄然翻过,裹挟着无数豪雄贵仕华服轻裘神骏雕车钟鸣鼎食化作一缕轻烟,融入渺远青天......

  逶迤轻柔的线条潇洒勾勒出远远近近重重叠叠的缓坡、山峦、树丛与湖水,天那么高云那么低水那么清草那么茂马儿那么悠闲,看不够蓝天白云黄坡黑树碧海红马移步换景人行画中好一幅经天纬地大手笔。躺在厚毛毡似的草坡上眯缝着眼睛看天边白云变幻忽而苍狗忽而巨鲸,静听远去雁阵声声低鸣,一时间竟将世上嚣烦人事纠葛抛却脑后,神思不觉一片清凉空灵......

  木里木里·林木苍翠的故里

  暂别了,我还会再回去接续远未演完的梦境......

  文章配图来源:作者汪晓灵木里行作品

(未经授权 不得转载)
相关热词搜索:

相关新闻

0条评论 手机发评论

评论